《中国青年报》贵州省水城县村干部职业化探索
一场属于乡土青春力量的“接力跑”

来源:中国青年报 | 作者:朱志远 | 发布日期:2017-09-12 | 阅读次数:

《中国青年报》 2017年09月11日 05版
作者:朱志远 系我校农学院农学专业2015级学生

  一场微妙的化学反应正从中坝村的村委会办公室开始扩散。

  这间十平方米出头的小屋几乎容纳了各式各样的村干部,有返乡的青壮年、有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有干了七八年的老村干部。在同一个屋檐下,大学生奋力让村庄与外界接轨,追赶时代;返乡青年一心要当致富带头人,带领村民致富;老村干部想要提高团队凝聚力,发挥更大力量。

  在贵州省水城县阿戛镇中坝村驻村第一书记程正良看来,这是水城县实施村干部职业化管理以来的一次村干部队伍的大胆尝试。

  没人说得清,从这个有些破旧逼仄的小屋开始,这场属于村干部的“革命”,究竟会给村子带来怎样的变化。

  不过眼下,程正良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大学生村官的强烈冲击。“感觉他们一来村子就与外界接轨了。”

  黄富银是中坝村的第一个大学生村官。大学毕业那年,赶上水城县招考有事业编制专职村干部,岗位是村文书,他毅然填了报名表。在黄富银来之前,中坝村没有人懂电脑。刚来村委会工作时,甚至还没有网络信号。村干部职业化管理后村委的各项事情增多,一些数据库的建立都由他完成。虽然每天眼睛都盯着电脑屏幕,可他脑子里时刻在想着如何利用政策项目让贫困户脱贫。

  他要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干。“发小”黄先勇就是被他“忽悠”回来的。当时,黄先勇在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手下有一个20人的团队,收入可观。

  被各种农村政策吸引的黄先勇,忽略了北京的经理给他打来的20多个电话,和黄富银一道,发动当时在家的青年,合资创办了一个农民专业合作社。

  当年村里贫困户种了300多吨的辣椒。为帮村民找销路,黄先勇跑到毕节、四川去找老板收购,“当时真把在北京销售的经验都拿出来了,嘴皮都磨破了”。后来,300多吨辣椒全部卖了出去,不仅如此,一些外地的老板还主动跑来收购这边的辣椒。黄先勇有些自豪地说,自己“开拓了一片市场”。

  两个年轻人给村子带来活力的同时,从部队退伍回来的村主任严万康也不甘落后,中专辍学的他没有什么文化,电脑也不懂,但有商业头脑和创业热情的他把目光投向了包围村子的喀斯特群山。

  这片群山,将这个位于大山之巅的村庄世世代代围在里面,阻断了这个村子融入外界发展的浪潮。村干部们一次次想办法修通翻过大山的水泥路。在他们眼里,这些大山是中坝村贫困的根源。

  “这些山是宝贝啊。”严万康发誓,要把这些山“搞活”。 他钩绘出了自己的“产业梦”。把2000亩地种上向日葵和产业树,吸引游客来参观,把中坝村的旅游知名度提上去,再申请政府项目和吸引外界投资。

  如今,准备开发旅游的那片地很快将修通水泥路,严万康也已经准备好了启动资金。“如果这个项目搞起来,将带领全村人一起走上致富路。”他自豪地说。

  没有人比村支书任天红更能体会村干部队伍这些年来的变化。任天红还清楚记得七年前他当村干部时,当时村子里的水、电、路等基础设施极其落后,“村干部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把路修通,让每家每户能用上水和电”。

  “现在这些大学生和返乡青年想事的思路比我们广阔多了,我们只会干粗活。”在任天红看来,自己并没有这么多的想法。但处在村支书这个位置上,他有其他人不可代替的作用。他做了6年的村主任,去年选上村支书,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群众基础。他说,自己要做好这个团队的核心,让所有村干部充分发挥作用。

  驻村第一书记程正良见到了这个村干部班子带来的变化。大学生、返乡青年、老村干部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像三个同向的车轮,迸发着三股强大的力量,拽着这个贫困村奋力追赶时代机遇。

  三种力量的迸发始于两年前。当初,水电路基础设施不通,近220户贫困户生活无法为继的中坝村,用两年时间迈出了开合作社、办脱贫贷、开发旅游产业的步子,预计今年年底可以实现全部脱贫。

  有人评价,虽然变化的只有两年,却实实在在是一场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任天红对此也颇有感触。他还记得,七年前自己所在的那个老班子,大家按部就班地完成任务,脑子里没有想法。这两年村子所经历的变化,真正让任天红认识到,“一潭搅动的活水永远比静止不动的水要好”。

  这潭活水不知会流向何方,但新支流还在不断注入。在实施村干部职业化管理后,一批年纪大、能力弱的村干部退出村干部队伍,水城县面向社会招考了79名大学本科学历村干部,分配到缺少村干部的村中任职。

  小陈是这次分配到中坝村的一个大学生。刚来第一天,她就忙着在电脑上处理村务。“我会坚守这几年,做自己能做的。”刚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她,决心满满。

  八月的中坝村,处处能看到村民背着背篓,在地里抢收玉米。这个大山深处的村庄,正在这批村干部如“接力跑”一般的带领下,追赶脱贫攻坚的高速列车。

  任天红经常会看着绕村的阿盐公路发呆,心里想着这批新鲜有冲劲的村干部班子,他的目光随着公路延伸到很远很远,直到目不能及。“我不知道它会通向哪里,但会我知道它会一直向前。”他说。

   原文链接:http://zqb.cyol.com/html/2017-09/11/nw.D110000zgqnb_20170911_2-05.htm


编辑:     终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