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日报》扎根瀛湖15年的“科学家”

来源:安康日报 | 作者:肖兵 | 发布日期:2018-06-13 | 阅读次数:

  《安康日报》 2017年8月10日

  2002年,61岁的朱平风只身来到瀛湖镇,这个此前与安康有过多次交集的专家,退休前曾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林研究室副研究员,扎根瀛湖15年,自此彻底将实验室搬到农村。


资料图

  “她是有着坚定信仰的人,专注、坚韧、无私……老一辈‘科学家’身上的优点,她占全了。”记者采访时,瀛湖镇洞桥村果农杨汉喜这么开场。

  将亚热带水果北移3至4个纬度

  207省道旁,一栋精致的“别墅”就是杨汉喜的家。室内还在装修,但中央空调散发的清凉,已将夏日的炎热完全隔离在外。去年,杨汉喜建起了3层小洋楼,典型的欧式外观,在农村千篇一律的砖混平房中,看起来别致又气派。更为精明的是,他在地下室建了一个保鲜库,别人家的枇杷卖光后,他还能多卖20来天。

  “我最早在河边住着,就是个普通农民,什么都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种地为生,后来买了船,主要运客人和货物,再后来因为一场事故,家里负债10多万。”朱平风来了以后,杨汉喜按照她的指导种了30余亩枇杷和杨梅,那段灰暗的日子很快就被富足的新生活取代。现在,新上市的杨梅每公斤最高能卖到80元,枇杷每公斤20多元,30亩果树一年至少收入10万元。看着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他对朱平风的敬仰也越来越浓烈。

  日历翻回到25年前,1992年,在朱平风的积极争取和市移民局的支持下,国家枇杷资源圃用飞机运回“解放钟”和“长江三号”枇杷苗木10000株,她个人投入6万元在安康瀛湖规模建园200多亩,首次在瀛湖研究推广大枇杷。


资料图-大枇杷

  紧接着,1998年,在一位浙商的支持下,57岁的朱平风又着手引进了一批我国最大的东魁杨梅和早熟、品质优良的荸荠种杨梅,将20株20年树龄的结果大树运到瀛湖库区定植观测,将10000株幼苗运到那位浙商的月河苗圃继续培养。


资料图—瀛湖杨梅

  3年后,朱平风先后两次从浙商手上购买树苗,运回瀛湖镇当时的南溪乡、玉岚乡,以及洞桥村、湖心村等地,无偿分给群众。“那段时间,她整夜运苗,经常踩着山路,半夜敲开乡亲们的大门,喊农民出来栽植。”杨汉喜记得一开始农民不理解,有的不接受,有的栽了也不好好管理,“她没有放弃,两年后又挨家挨户查雄补雄,帮助农户投产。看到杨梅出效益了,大家又开始主动要求种植。”


资料图

  一位浙江专家曾在瀛湖实地考察后说:“朱平风很了不起,一般人能把亚热带水果向北推1个纬度就难能可贵了,而她却推移了三四个纬度。”

  杨汉喜很庆幸自己抓住了这两次机会,近五六年,他的果树全面进入丰产期,不仅还清了债务,生活也越过越好。年底,这座新房子,将迎来一位“新主人”,记者采访时,他正在为儿子的婚事挑选良辰吉日,满脸洋溢着幸福。

  “促进社会进步的担子很重,我要担到底”

  “我有两个特点,不怕吃苦,也不怕吃亏。”朱平风曾在自己的手稿里这样评价自己,“因为我生在一个父母都乐于吃苦、喜欢奉献的家庭里,又受到新中国早期的教育,比较早地树立了一辈子为人民服务的大目标。我很早就明白一个人要有社会责任感,社会责任感强了,每思考、每走一步都不会错。促进社会进步是很重的担子,我要担到底。”

  1941年,朱平风出生于汉中市西乡县,父亲早年在上海“中法医院”当学徒,后来返乡开办了“中法医院”在西乡的分院——“忠恕医院”,面对家乡的贫苦群众,他常常免费送医送药。母亲曾是一名地下共产党员,一生以为人民服务为己任。朱平风从小受父母熏陶,很早就树立了为穷苦群众服务的理想。

  与安康结缘始于1965年,她大学毕业被分到陕西省林业厅,报到后,行李还未打开,就被车拉到当时的汉阴县铁佛区黄龙公社参加社会主义教育。在那里工作的16个月,她见到许多山区农民终年劳作,却难以温饱。“许多人住着破房,人在床上、猪在床下、灶在床前。”她返回西安时,除了身上穿的,所有的家当全部送给了村上的几个“五保户”,从那之后,她“心里老是想着他们”。

  1975年,朱平风在研究油橄榄的生态因子时,发现陕南的越冬环境适合发展许多中亚热带的常绿果树,而安康具有明显的优势。


资料图

  “安康有秦岭和凤凰山这两个东西走向的山脉,冬季的温度相当于广东的北部、福建的中部,相当于中亚热带,南方相当一部分果树在这里越冬都是有保障的。这里属于针阔(林)混交地带,土壤有机质比南方丰富。和南方比,安康昼夜温差大,又是天然的富硒带,水果的品质好。南方水果大市场在北方,安康就处于北方,距离市场近,上市成本低,具备很强的竞争力。”在市委组织部2009年拍摄的专题片里,朱平风这样论断,“陕西本来就是果品大省,更应该在陕南好好发展珍稀南方果品,再配合关中和陕北,打造全国最具竞争力的果品大省。”

  那个时候起,朱平风就下定决心,“我后半生就干这个。”

  从1975年至2000年,她先后为安康引进了温州蜜柑、广东沙田柚、美国尤里克柠檬、福建枇杷、浙江杨梅等水果。


资料图

  2002年,朱平风退休了,为满足她拾掇树苗的爱好,女儿为她在西安买了一套带小花园的商品房。没想到,她却先斩后奏,只身一人来到了杨梅大树安身地——瀛湖镇洞桥村,一次性付款购置了35亩杂灌荒山,购买10万块红砖,自己设计,盖起了一栋简易楼房。这栋房子就成了她此后研究、培训、生活的唯一落脚地。

  对于眼前的荒山,朱平风也开始了漫长的改造。“整块地都是挖出来的,以前那里是放牛场,到处都是乱石包,树木都不长,帮工说‘难度大,石包挖不下来’,她带头把洋镐一拿说‘你们男人干不了,我来!’最后硬是把石包挖掉了。” 曾给朱平风帮工的一位村民回忆。

  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

  2003年初,朱平风腿脚意外受伤。但引种的季节不等人,3月份,脚刚能穿鞋,她就瘸着腿,独自乘坐火车赶往厦门市,从那里一次性引进了包括台湾火龙果、台湾杨梅、珍珠芭乐、杨桃、菠萝等36个品种的苗木和接穗。


资料图-沙田柚

  “我拿出了自己仅有的8000元钱,对方看我又老又病,又是从大老远赶来,只收了2000块。”朱平风在手稿中写到,“临走时,我得知他们还有4株台湾红肉火龙果,就跟他们商量买了两株。现在看来确实是精品,不需要白肉火龙果授粉就可结果,实在有幸。”


资料图—火龙果

  朱平风身上的这种拼劲,常常让罗枫觉得自愧不如。40岁的罗枫是洞桥村14组人,2015年流转土地300亩,全部种上了枇杷和杨梅。今年4月份,他陪朱平风到福建引种,一路坐火车从安康到西安,再到厦门,路上花了两天两夜,到达已是凌晨四点。“她没有休息就直奔苗圃,选购完6000多株果树后,又独自一人坐着货车往回赶。”

  “因为要调4000株果苗给旬阳县仙河镇,她头一天下午走,第二天晚上到旬阳,卸完货又返回村上,几乎是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罗枫感叹,“简直不敢相信她是快80岁的人。”

  2010年刚过完春节,朱平风主动联系汉中市城固县科协,将70棵有着12年树龄的大杨梅树、100株杨梅幼苗免费赠送给当地种植户。“剪枝、刨墩、包根,整整忙了9天,临走时她还掏了5000元运费。”杨汉喜说朱平风把这些果树当做自己的女儿,运费就是她给的嫁妆。

  “年轻时,大家劝我要多写论文、多发表,我讲‘要把论文写在山上’,年老时,朋友说要量力而行,我说‘人生只有一次,要尽力而为’。”朱平风说。近几年,经过朱平凤的实验,芒果、龙眼、香蕉、柠檬、巴西樱桃(车厘子)、嘉宝果等亚热带水果也已试种成功,即将全面推广。

  【记者手记】 

  在电话里被朱平风婉拒多次后,我在7月的一个周四去了瀛湖镇洞桥村,请求村民杨汉喜带我来到了她的住所。见到她时,她面容黑瘦,一身病态,每说一句话都要喘几口气。她依然拒绝采访,我们也不忍心打扰,简短聊了几句就告别了。

  8月4日晚8时许,我突然接到了朱平风的电话,心里一喜,以为她身体恢复愿意接受采访了。没想到她是意识到自己不行了,想喊村民,误将电话拨到了我这。我随即通知了杨汉喜,由于情况危机,他和妻子当晚就将朱平风送进了医院。原来她患了急性心肌梗塞,医生说再晚来一个小时可能就有生命危险。所幸的是,当晚的手术很顺利,她第二天上午就恢复了意识。

  没能采访到主角,我只能从几个与她关系密切的村民入手展开采访,加上此前从刘勇先老先生那里搜集的相关报道、她的手稿,以及相关视频,从侧面还原了一个相对真实的朱平风。

  在许多村民心中,朱平风代表了一个方向,是他们通往幸福生活的引路者。他们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每个人都能说出几点和她有关的记忆。她倔强、执著,在安康十几年,取得了很多突破,但除了他人帮忙申报获得两次省科技奖外,她坚持“此生再不报奖”。 她心无旁骛,一心扑在事业上,改变了群众“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活法,将实验室搬到田间地头,让科研走下神坛,推动科技成果就地转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她是一位真正的科学家。

  这个时代到底需要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我们讲追赶超越、绿色崛起,我们出台三项机制,鼓励干事创业,我们搞亮晒作,惩治慵懒散,无不希望每个人都能成为“实干家”。朱平风对事业近乎偏执的热爱,无疑是对这种实干精神的最好注脚。更可贵的是,她尽情燃烧自己的动力不是制度催生的产物,而是源自内心的信仰,是自觉主动的担当。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NDE3ODQ3MA==&mid=2650230447&idx=2&sn=738cb96d459b7666392e082aa3fc046e&chksm=be885a6689ffd370ae90896cb83f5fad527f9791005a7952a6394ade494081f4473e4a0da05d&mpshare=1&scene=23&srcid=0613rKvWq44u9DZWQr65fapN#rd


编辑:     终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