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农:童心不老 真心育人

来源:党委宣传部 | 作者:张琳/文 吕璐/图 | 发布日期:2018-06-14 | 阅读次数:

  提起化学与药学院的赵晓农老师,学生们脱口而出:“赵老师超级可爱!”“童心不老!”

  如此评述,无疑赵老师就是同学们心中的大可爱。课堂上的他,知识面广,无所不及,讲课时表情丰富、诙谐逗趣;下课后,站在学生们中间畅聊,聊嗨了又比手势又摆POSS,一副萌态。除了那头花白的头发外,其他无异周遭。

  谁能看出,他已是59岁的人?明代思想家李贽说,夫童心者,真心也。若失却童心,便失却真心;失却真心,便失却真人。

“课堂氛围特别好”

  “大家开始回答:蓝色罐装的是什么?对,氧气!绿色罐呢?对,氢气。那黑色罐?没错,氮气。红色是什么?不知道?”教室里来回游走的赵晓农老师一脸“诡笑”,环视四周片刻,大声道:“灭火器!”哗,全场大笑!

  “赵老师一节课下来,天文地理、国内国外,一大堆的信息点和知识点,让你脑洞大开。他就是个百宝箱!”大二学生黄丽洁说。

  讲到气相色谱柱时,一般的老师通常会讲定义定理,而赵老师讲色谱柱会把用什么材料、怎么制造的,生产型号是什么等都会给学生讲得很仔细,因为不同的型号、产地做出的试验数据会不同的。教学用到的分析仪器他几乎都拆开看遍了,个中的原理都如数家珍。

  有时,化学课变成了“军事课”。从化学设备他会延伸到武器、枪支、飞机,讲世界最新型款,美俄的研发现状,我国生产的是什么样的,印度武器从哪来,进而讲世界局势,讲人工智能、科技研发等等。进而,他会讲中美贸易战,讲中兴公司被制裁,讲我国技术研发方面的短板。

  不知不觉,课堂又变成了思想政治课。“我们核心技术攻克不了,就会受到遏制,甚至受到控制。国家要发展,民族要富强,必须要实现核心技术的攻关。同学们要努力,把知识夯实好,不要到将来想做一件事时心有余而力不足,书到用时方恨少,国家的未来建设在你们身上!”一通教育让学生们非常受用,黄丽洁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大学生爱国教育不喜欢说教,但这些实例的讲解,让我们爱国之情油然而生。”

  除了丰富,就是生动。在讲质谱的基本原理时,赵晓农拿出两根粉笔,举起一根:“大家看,抛物线!”粉笔被抛起掉在地上,断成几截。他接着说:“如果我们要判断另一根粉笔是不是同样的粉笔时怎么办?”同学们齐声答:“抛出去!”“对,看它是不是也断成几截!如果是,说明它就是粉笔。如果不是,那应该是香烟吧?哈!质谱的基本原理就是将分子‘摔碎’,根据‘碎片’进行分析。”接着,赵晓农说:“请问同学们,如果按这个思想去买景德镇瓷器、买手机,你们怎么做?舍得吗?”全场笑声再起。笑声中,一个简单的比喻加深了学生的记忆和理解。

  有时,仪器分析课则变成了自然课。讲色谱时,他将流动相比喻成一条河,将色谱样品比喻成同时出发的船只。上流有一个码头,下流有一个码头,还有个仓库,货物运输从码头始发,船有快有慢,所以同时出发的船只到达下游码头时间就不一样,样品中的成分就被分离开来了。“课堂氛围特别好,听着轻松,记忆清晰,复习时极易深入。”小黄说。

  除了丰富和生动,就是幽默。“听他讲课,就像听单口相声!”大二学生周赫说。有时候讲开心了,赵老师甚至能手舞足蹈,蹦一下、扭几扭,或对所讲内容加重注意,或表达自己的开心,有时还突然用一个夸张动作来到某位同学面前,看你是不是认真听课。“听懂了没?听懂了没?”他连续发问,促使同学们的注意力更加集中。

  兴之所致,成语、谚语、歇后语一起上,比喻生动处,全场笑声连连。“那时,赵老师神采飞扬,超可爱!”

“只是希望你好”

  “老师从不发脾气,但学生犯错时,他虽然不严厉批评,却会苦口婆心地劝。”周赫说。

  上课个别同学大脑神游,赵老师走到了学生跟前,看着对方,用眼神说,我已经关注你了,快认真听课。 “每节课赵老师都会说一句话:听我讲总比你们自己看书、看PPT好,要认真听啊!看着他恳切卖力的样子,让你不忍心不听。” 周赫颇有感触。

  有一天下课了,赵鑫桐同学问赵老师:“老师,内标法和标准加入法有何不同?”这下子打开了他的话匣子:内标法、外标法、标准加入法、曲线法,通通一股脑开讲。“当时都12点了,又讲了20分钟!快12点半我们才走出教室。”

  临考前,赵鑫桐又困惑于相关问题,他再次询问老师,赵老师又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老师从来不会不耐心,对大家都这样。”

  教书育人、言传身教从来都是关联的。赵老师虽然讲化学,但VB做到了精专,他用可视化编程计算机代码做的PPT,上面的“钟表”会走。“看到我们惊奇的目光,他告诉大家学什么都是有用的,没有专门单一搞化学的,多会些东西有益。”有的老师上课只念课件,甚至PPT都是下载的,考前大家看看就知道内容了,但赵老师的不行。“如果不听他的课,就看不懂他的PPT,因为那是从他脑子里出来的知识。”

  爱抬杠是赵老师的另一大“特色专利”。“回答他的提问时,他特别爱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直到你穷尽答不出。”周赫说。

  “不会了吧?”这时的赵老师一脸“得意”的笑:“下来,且听老师给你们讲。”于是ABCD一一道来。“我也跟着他学会了,反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他最后笑着说我‘你抬杠!’”周赫笑道。

  凡是他的学生,没有谁和他有距离感。“我们相处,什么东东都能唠出来,他脾气好、和善,就算批评,也是通过关心体现出来。大家和他在一起,有时像家人,有时又有同龄人的感觉,特别亲切!”

  周赫准备本科毕业出国深造,赵晓农课间找到她,提醒周赫做好心理准备,注意人身安全、生活差异、圈子环境等,做好吃苦的准备,“老师弟弟在国外,他把他知道的都告诉了我。”

  对实验报告,赵晓农要求异常严格,数据坚决不能更改,如果出现就会扣分;对每个试验仪器如试管、烧管,要标出厂家、型号,因为不同的来源会影响到实验结果。“他从不用什么手段逼你学,也从来不说你不好,只是希望你好。”

“啥事都不敢走捷径”

  “谈不上高风亮节,总觉得党教育了自己这么多年,啥事都不敢走捷径,咱胆子小。”赵晓农一脸憨厚。

  弹指一挥间,1982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化学系的赵晓农,在西农的三尺讲台已经站了36年。“我热爱教育,既然干了这份工作,也喜欢干,就认真干。认真备课,认真讲课,认真批改作业,认真辅导学生,凡事只求个认真,已经成了职业习惯。”

  目前,他带着本科生“无机及分析化学”“无机及分析化学实验”“仪器分析”“仪器分析实验”“学科导论”和硕士生“仪器分析”等课程,并结合教学工作,主持5项校级教改项目和2项“21世纪中国高等学校农林/医药类专业数理化基础课程的创新与实践”课题,主编和副主编、参编了多部国家级教材。

  虽然自己的专业是化学,他却专门利用业余时间涉猎了很多相关学科,如机械、电子、计算机等,在讲授本课程内容的同时,巧妙的引入相关知识和原理,一方面扩大了学生的知识面,另一方面给学生指明这些知识的借鉴作用。“要完成好教学工作,自己必须要有广泛的知识积累,这个不敢马虎。”

  谈及师生相处之道,赵晓农说:“关怀耐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同时严格要求;既有长辈的感觉,又是朋友的关系。通过自然科学的课程教学,自然地融入做人、爱国、上进、服务人民的教育,充分体现和实践教书育人的教育思想。”

  面对这个可爱的赵老师,同学们一致表示:“超级喜欢他的课”;三十余年的教书生涯,学院李芸老师评价他:“踏踏实实一辈子,不争名不争利”。也许,这是师生对他最高的评价。

  “怎么都不能给学生使性子、甩脸子。我是第一届77级大学生,下过乡,当过知青,经历过很多,对工作不仅是喜爱,还有珍惜,学生认可最开心!” 赵晓农的脸上笑开了花。


编辑:张晴     终审:薛建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