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进人才聘期考核优秀之五一朱求安:在生态环境与气候变化领域执着探究

来源:党委宣传部 人才办 | 作者:李晓春 张瑞洁 | 发布日期:2016-12-27 | 阅读次数:

  发表SCI论文5篇,获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作为骨干参与973项目1项,高校博士点基金和陕西省自然科学基础研究计划各1项,获批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获第十三届林业青年科技奖。这就是林学院引进人才朱求安在4年聘期内交上的一份答卷。

  2012年,结束了加拿大魁北克大学博士后研究的朱求安,顺理成章跟随导师千人计划入选者彭长辉教授来到我校,成为“生态预测与全球变化实验室”团队的骨干成员。凭借自己前期的工作积累,特别是在模型构建方面的经验,朱求安很快投入工作中。

  随着巴黎气候协定的逐步推进,温室气体排放的估算以及清单的制定成为热点前沿问题。为了构建陆地生态系统温室气体排放模型,朱求安在阐述模型构建框架及机理的基础上,对构成模型的基础模块进行划分,尽可能详细、明确,通过实验及数据整合分析,确认不同因素与因子间相互关系,再用数学方式表达出来。此后,就开始了在别人眼里的“枯燥又无聊”的码代码工作。

  为了更好了解多物质因素交换关系,深刻理解植被、土壤、大气之间的变化,每年植被生长季朱求安都要到分布在国内不同区域的8个野外站点考察采样,从最南端的海南尖峰岭到海拔3500多米的四川若尔盖野外研究站,都留下了他和同事们的身影。通过不同手段,多尺度、多类型全面观测中国典型陆地生态系统温室气体的排放情况。

  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朱求安收获了沉甸甸的科研果实:构建的新一代的基于过程模拟的温室气体排放模型TRIPLEX-GHG,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模型研究权威杂志《Geoscientific Model Development》;在此基础上,他又对全球尺度上自然湿地全球大气中的重要温室气体甲烷排放的时间格局进行评估,探讨湿地甲烷排放对大气甲烷浓度年际变化的贡献,研究结果发表在生态学权威杂志《Global Ecology and Biogeography》;同时,该模型作为中国唯一一个自主开发的模型进入了全球碳计划之全球甲烷收支评估项目,最新评估结果发表于《Earth System Science Data》,为模型的发展与应用提供了良好条件与前沿支持。

  沉甸甸的背后是朱求安几年来的辛勤付出。白天时间,朱求安不仅要负责生态预测与全球变化实验室日常管理,实验室学生有问题都会找他,他则是来者不拒。2014级生态学博士王科峰说:“朱老师算是我的小导师,学术以及技术上的问题经常请教他,对我帮助特别大。”实验室学生多,有时一个问题要讨论半天,自己研究的时间都放在在晚上或周末,此时,他才能静下心,全身心投入自己的程序世界。TRIPLEX-GHG程序设计有大量指标,需要一个一个构建,整个程序结束,包括后期数据处理,朱求安写下了近4万行的程序,在他的眼里,代码变成了跳动的音符,富有节奏且优美。实验室大型计算机运算一遍需要一周时间,结果有问题,再返回去找原因。有时为了寻找一个错误要花费一周的时间,最后可能就是一个代码或者数据的错误。“与开始时用一二十台台式计算机自己组成的简易计算机集群运算二三十天时间相比,到现在一周之内即可完成,应该说还是相当满足了。” 朱求安这样鼓励自己。为了能实现更大更精尺度的计算,他现在正在参与将现有模型往我国排名全球第一的高性能计算机“神威-太湖之光”上进行移植的工作。

  在学生们的眼中,朱求安为人随和,对学生极有耐心,上班和学生一起讨论,下班一起去食堂吃饭,边吃边聊,讨论问题,生活中也是尽心尽力,给与大家力所能及的帮助。博士研究生丁菊花说,一位学生胃病急性发作,朱老师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开车送到医院,安顿好了才离开。

  在朱求安的日程表中,一年有多次国内外交流,一方面是密切关注国内外同行工作,另一方面介绍自己小组的工作,寻找机会求教于学术研究“大牛”,希望更多的人通过使用自己团队模型,修正完善。

  “未来,我们实验室将逐步培养具有优秀发展潜质的研究生,进入国内乃至国际相关学科研究领域的前沿或核心层面,取得更大的突破。”戏称自己是“背着移动工作站计算机闯江湖”的朱求安激励自己。


编辑:张晴     终审:薛建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