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一师】李军:一路上有你

来源:党委宣传部 | 作者:张琳 | 发布日期:2017-12-06 | 阅读次数:

  随时解疑释惑,这样的老师在校园里不见得人人都是;随时出手借钱,这样的老师更是少之又少。但,这两点,农学院李军老师都做到了。

组会上什么都说

  农学院808学习室的组会两周一次,早已成了固定栏目,每次都热烈非常。“有一次从下午5点开到了晚上11点半。学术交流、经验体会,所有的‘疑难杂症’都可以在会上向老师求解,和同门交流。” 博士生王浩说。“比如论文卡在哪了?我最近怎么不在状态?甚至连缺钱也能说。”

  对学生们提及的专业问题,李军帮他们一一分析,提出建议,指出思路。而不在状态,就进行分析,看是遇到什么坎,学习上的好办,找症结,想办法;如果仅是心情,也可以听听怎么回事,让学生释怀一下,缓解几分压力。

  “缺钱也能说?”

  “能!”

  “老师会给吗?”

  “会!一般就给我们借出800或1000。特殊的另算。”

  教与学是师生间的常态,开口借钱、慨然允诺,这中间靠多大的信任和信赖维系?

  “其实我们老师是个特别节俭的人,一部过去老式诺基亚手机用了多年,直到去年才换。但只要我们有困难,他就会帮。”

北校了解“深松机”

  研一第一节课,李军给学生们一人一张纸,写出自己的本科知识背景等基本情况。接着,根据学生今后的发展方向,为他们进行专业学习规划。“老师告诉你刚入学干什么,研究生三年最终收获哪些,每一步怎么走,六年了,一直这样。” 博士生王淑兰说。

  因材施教是李军的教学特点,同学们也为此非常获益。“李老师会根据我们每个人的长处、短处、性格进行任务分配,这样大家不会太忙乱,也会相互学习。”

  精确农业技术课,一般都要从8点上到12点,李军从不迟到,四个小时讲得满满当当。“我多讲一点,学生就多学一点。”李军说。

  除了亲自讲授外,在论文或科研方面涉及到其它专业的问题时,李老师就会帮学生联系推荐其他学院老师,完善补充知识点。“最近我们研究保护性耕作,老师就联系和机电学院进行合作。不管涉及到哪方面,他都是先提建议,接着去找人,给我们指导。今年6-7月份,他亲自开车带我去北校机电学院了解‘深松机’。”

苹果园里取土样

  连续三四年,李军带着学生们去合阳、渭南进行微生物土样采样。“6月、9月间,他亲自开着车,带我们去合阳和渭南,在地里干活连续一周时间,我们不休息,他也不休息。” 硕士张元红说。

  去年暑假期间,他带着10位同学去延安、长武、洛川、白水4个县,10天时间打了24个“15米土钻”,早出晚归,中午不休息。在延安,苹果园建在山上,没有餐馆,李老师叫上司机,四处给同学们搜寻吃的,买好送来。“那段时间,李老师从早到晚都陪着我们,很难忘。”

  而李老师的严谨认真更是给小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保证土壤水分不蒸发,土样要放入箱中,当进程只剩下十分之一时,没有箱子,学生就装在了铝盒中。“不行,必须装入箱子里。取土时,要马上盖上盖子,要防止土壤水分蒸发产生误差!”李老师从未有过的严肃。

  该严时严,该亲时亲。“每到一处,李老师总要带我们去品尝当地的特色小吃,他就像父亲一样对我们!”

  无论在延安革命纪念堂,还是枣园的窑洞前,或者杨家岭的山坡上,李老师与同学们的身影融在了一起,笑声融在了一起。

下雪天的发怒

  博士论文要求必须发表在A类期刊上。“从开始的思路和后面的文字,老师对我们的要求都很高,修改论文逐字逐句。我刚开始写得很差,自己都没信心想放弃,老师多次安抚我‘慢慢来,不要急’。”王淑兰说。

  平时每学期结课时,李军要求学生写课程论文的英文参考文献,必须有一定的数量,中文文献必须是近5年的资料。“目的就是为了考察你对最新研究进展的了解程度,而且论文他从不让“小老师”(助教讲师)审阅,而是自己一份份亲自看,还打分。”

   李军还有一个教学要求,就是每课结束时必须进行PPT展示。他常说的一句话是:“不是为了为难你们,是让你们在讲解时更加明晰思路,收获知识。”

  数据来源客观是李军对学生的硬性要求。看到有不真实、有改动的端倪,他严肃地指出:“一切数据都要来自真实的获取,做科研不能触碰底线。”

  前年11月间有次天降大雪,上课时同学们没来全,李老师生气了,他口气极为严厉:“学知识有什么理由不来?我凌晨2点下的飞机,到家天都亮了,一早还照常来上课,我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工作,而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自己的学业?!”掷地有声的责问,句句砸在学生的心中。

  “老师爱说一句话:不逼自己一把,你就不知自己有多优秀。他如此认真,你怎敢懈怠?”王浩说。

新年聚会说加油

  “老师对我们特别操心!”大四生常月的毕业设计老师是李军。先了解常月想做什么课题,未来发展规划是什么,整合之后提出意见,再告诉常月怎么做,需要哪些帮助。“开题报告的修改及工作要点,老师都给我发来邮件。” 常月说,“发完邮件还怕我接收不及时,再发短信‘请查收’。”

  王浩他们几个博硕士,跟着李军老师长则近6年,短则3年,“只要有机会,李老师就轮流安排我们参加各类学术会议,让大家开拓学术视野。这几年,宁夏、甘肃、山西、内蒙和省内的学术会,我们都参加了很多次。”

  每年元旦和欢送毕业生聚会是雷打不动的项目。

  “老师祝福我们事业有成的同时,总不忘告诉大家,搞科研不能不要生活,要事业有成也要生活美满,一个人在什么年纪就应该干什么事,有合适的心仪对象,一定要勇敢去追求,要加油!”

  灯光烛影中,觥筹交错间,师生齐乐融融,互诉衷肠,亲情弥漫在每个人的心中。

功劳苦劳看你怎么想

  从教25年了,李军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这份工作的呢?

  “高校的主要任务是培养人才。作为教师,教学应该是主业,首先要把主业干好,尽职尽责。”

  目前,李军承担的《农作学》《农业信息技术》课程教学在国内处于先进水平。

  和申请科研课题、发表SCI论文、获得科研奖励等相比,教材编写在职称评定中没有含金量,但编写一本书没有两三年的付出不行,可谓是有苦劳无功劳,很多老师并不太愿意做。

  “高校是学科承载的基地,学科内容主要通过课程和成果体现。通过编写教材构建完整的课程内容体系,体现教师的学术思想,再通过开设课程传授给学生,这样才能不断提升教学水平,促进学科的发展。” 李军说。

  近年来,他主编或副主编6部教材,正在主编《农业信息技术》第三版”。

  “功劳、苦劳看你怎么想,我觉得,这些工作都是高校教师的职责。”李军说。

  是啊,苦劳可以忽略,功劳可以看淡,唯有学生的相随,才是幸福。

  有一句歌词“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一路上有你,痛一点也愿意。”对学生、对老师均如此。


编辑:张晴     终审:闫祖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