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农奋斗者】(8)丹心一片为农史—奠基篇:开创农史学科建设先河(2)

来源:党委宣传部 | 作者:王学锋 采访整理 | 发布日期:2018-11-22 | 阅读次数:

石声汉:春蚕到死丝方尽

  石声汉,我国著名的生物学家、植物生理学家和古农学家。在西北农学院古农学研究室致力于整理、研究中国古代农业科学遗产工作,先后完成《齐民要术今释》《农政全书校注》等14部巨著,是中国农史学科重要奠基人之一。

  古农学是我们祖先为人类创造的宝贵遗产,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整理古农书既要求有广博的现代农业科学知识,又要求有深厚的古文学和文字学修养,能承担的人很少。1955年西北农学院成立古农学研究室后,石声汉在繁重的教学科研之外,毅然开始了艰苦的古农学研究。他认为:“溯往知来,研究古农学正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今天农业所根据的优良传统,为促进祖国农业生产发展寻找更广阔的道路。”

  整理古农书既是石声汉的个人愿望,也出自强烈的民族责任感。他年轻时翻看《齐民要术》,被一些古奥的文词和奇字所阻,未敢通读。几年后硬读一遍,更觉这部书的可贵,当时便希望能有对古农学有素养的有志之士,把这部奇书好好整理一番,让大家都能读懂。同时这部书也是世界人类文化的共同财富,在国际上被称为“贾学”。当时几个国家的学者都在动手研究,而且讥笑中国人不研究“贾学”是一件憾事。当时,由于国民党政府的黑暗腐败,对此根本置之不理。石声汉愤慨那些鄙视农圃,看不起自己祖国,自甘于“数典忘祖”而关于高谈阔论的“鸿儒”,于是依然投入到“古农学”这门“冷门”的学科上。

  石声汉研究古农学的第一个主攻目标便是校释《齐民要术》。该书由后魏贾思勰所著,这是我国现存一部最古最完整的农书,有“中国古代农业百科全书”之谓,其也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农业专著之一。该书印证经、史、子、集等书近200种,内容精湛丰富,但一千年来由于转抄传刻,混进了许多错、讹之字,成了一部难读的书。

  石声汉的工作效率非常惊人,只用三年工夫,就写了《齐民要术今释》97万字,《氾胜之书今释》5.8万字,《从齐民要术看我国古代农业科学知识》7.3万字,同时把后两书翻译成英文本,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在国外发行,再版四次,影响极大。此外他还写了8篇论文。

  石声汉研究《齐民要术》的一些文章陆续发表后,引起了许多外国学者的重视。日本著名汉学家和中国农业科学史专家西山武一、天野元之助等六七位专家,都先后主动和石声汉建立了联系。日本研究《齐民要术》的权威西山武一教授看了《齐民要术今释》一、二分册后,赞叹为“贾学之幸”。他写信给石声汉,告知他已在和熊代幸雄共同翻译的日译本《齐民要术》上册的结尾处郑重声明“取消从前所说中国没有人研究《齐民要术》的话。”西山武一还提出成立“中日研究《齐民要术》委员会”,地址设在西北农学院,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实现来中国的愿望,来信表示莫大遗憾。熊代幸雄在来信中写道:“当我拿到盼望的贵著之后,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昨天,我花了一天的时间,初略地拜读了贵著,激动地我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给我的印象使我终生难忘。”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著名的中国科学史专家李约瑟博士很早就和石声汉相识,信件往来更为密切,对《齐民要术今释》也极其肯定和重视。他认为:“由于他(石声汉)的两本著作——一本是关于前汉的农书作者氾胜之,另一本是关于六朝时期北魏贾思勰的不朽名著《齐民要术》的,他在西方世界已经很出名。” 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农业史”“生物史”两卷的扉页上写着“献给陕西武功张家岗西北农学院的石声汉教授”,并在后来的一封信中说“中国科学史农业卷的工作,极大地得益于石(声汉)先生的帮助。”

  1962年开始,石声汉的第二个主攻目标是校释《农政全书》。该书由明代杰出政治家、科学家徐光启编著,是17世纪前我国农业遗产的总汇。石声汉在得知自己的生命只剩下十来年的情况下,更是日以继夜地拼命工作,除了授课和培养研究生外,还完成了200余万字的《农政全书校注》《农桑辑要校注》《中国农业遗产要略》和《中国古代农书评介》等。在整个校勘过程中,石声汉呕心沥血,表现了高度负责的精神。有时为了一个疑难句或字,他往往要花费四五天时间,甚至查阅上百本书。

    石声汉研究古农学的过程曲折而艰辛。1958年《齐民要术今释》完稿时,石声汉遇上“反厚古薄今、反复辟倒退”的极左思潮,受到了错误批判,古农学研究室停开,研究工作受挫。然而批判过后,石声汉并没有因此裹足不前,而是又立刻投入《农政全书》的研究工作。世事无常,《农政全书校注》刚刚完成,石声汉又遇上了“文化大革命”,被无故打成“牛鬼蛇神”。但他白天被轮流批斗,晚上仍笔耕不辍。工作成了他的习惯,是他的第一生命。

  石声汉的古农学研究过程中还需与疾病作斗争。哮喘病、肺气肿和心脏病时时折磨着他,尤其到了冬季,他只能伏在桌上或床上拼命喘气。但是只要呼吸稍微舒畅些,他马上又伏案工作,经常一写就是几个小时,每天晚上都要熬到午夜两三点,一个月中还要熬几个通宵。

  “文革”开始时,石声汉仅59岁,正是学术上出成果的黄金时代,但运动剥夺了他工作的权利,健康受到严重摧残。1971年春,石声汉腹痛发作,诊断为晚期胰腺癌。众所周知,胰腺癌是极其痛苦的,但石声汉以顽强的毅力忍受着巨大的病痛,即使痛得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冒,也从不哼一声。甚至在弥留之际,他仍惦记着工作。他说:“希望手术后再有两三年时间把《农政全书校注》重校一遍,争取出版,还计划再搞两部古农书。”1971年6月28日,石声汉病逝于天津韶山医院,终年64岁。

  石声汉学识渊博、刚毅正直,豁达幽默、待人诚挚,用十几年的艰苦努力,完成了数百万字的古农学研究著作和论文,对祖国的科学、教育,特别对农学的振兴,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也有力促进了中外科技文化的发展和交流,永远值得大家怀念和尊重。


编辑:张晴     终审:闫祖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