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母校·难忘师恩(二十二)】写在大学同窗三十年即将相聚之际

来源:新闻中心 | 作者:韩慧玲 | 发布日期:2014-09-26 | 阅读次数:

写在大学同窗三十年即将相聚之际
韩慧玲 农经系83届毕业生

  那时,我们青春年少,美梦飞扬。

  改革,渐次拨散了“文革”的阴霾。

  高考,点亮了莘莘学子的心梦之灯!

  努力,我们秉烛夜战,通往金字塔顶端的阶梯虽然高险,但却美丽壮观,令人向往,因为“无限风光在险峰”,所以,我们累并快乐着,奋力攀登,认真求索。

  终于,1979年的金秋时节,当大地万物硕果累累、收纳敛藏之季,我们也收获了一枚丰满的果实,步上了人生的一大拐点。

  大学,多少学子向往的圣地,我们已游弋期间。陌生,新奇,激动,兴奋,期待……一切的感情都溢于言表。

  初识,宿舍,教室,操场……新生言欢,相互作着自我介绍:姓名、来处……

  老师,逐次亮相,走上为学子们传道授业解惑的舞台。尽其所知、所思、所能,亦如辛勤的园丁,倾其全部心血,浇灌着我们这些渴望阳光雨露、努力向上的青苗。

  求知,在恩师的谆谆教诲和徐徐引导中,课堂、图书馆,成为我们探索未知、获取理论、求解答案的圣地;田间地头成为我们实践的课堂;校园的角角落落留下了我们思索人生未来的脚步。

  友谊,在来自四面八方、有缘在后稷教稼的地方,在杨凌、西农相识的一群年轻人中,在宿舍里,在教室中,在操场上,在饭堂前,在校园的每一条小道和每一处林荫中,萌发、成长。我们同窗四个春夏秋冬,共同经历了一段难忘的青春岁月。在不懈的努力下,我们获得了知识,提高了本领,增长了才能,也收获了深厚的情谊。

  毕业,四年的大学生活,有苦有甜,有汗水和泪水相伴,有欢乐和喜悦相随。再华美的盛宴,也会有曲终人散之时,四年苦读,四年相伴,我们也迎来了毕业的最后时刻。这一刻,有太多的不舍和流连,恩师在课堂上下的理论阐述和音容笑貌,同窗在教室内外的高声辩论和欢声笑语,校园中的一景一物、一草一木……都让我们这些即将走出校门融入社会的学子频频回首,恋恋不舍。但是,对万千学子而言,毕业更是值得庆贺之人生大事,我们走上了社会,也走向了人生的又一个起点。

  工作,毕业分配,学有所获的一群学生踏上了通往社会的不同路途。东西南北任尔走,缤纷世界尽你游;一片赤心报父母,学有所成献社会。用我们的学识和聪明才智,给赐予我们机缘的国家交一份满意的答卷,报答国家社会的培养,也展现我们自身的生存价值。

  欢聚,离校二十年,2003,金秋10月,秋高气爽,第一次全班同学相聚。那一刻,大家欢声笑语不绝于耳,把酒言欢畅叙思念之情。为了这次约会的“盛宴”,大家克服各种困难,从四面八方赶来,为的就是能和同窗好友再叙友情。这时,当初那群青涩稚气的青年,已然步入了中年的行列。在家,绝大多数已为人夫(妻)为人父(母),生活上已成为家庭的顶梁;在单位,不少人已小有成就,有的已成为栋梁。改变了的不只是容颜,增长了的不只是年龄,更是身份的转变,人生阅历的丰富,心智的成熟和肩上责任的增添。

  母校,学子们心中的圣殿,我们心中永驻的那道美丽的风景线,也旧貌换新颜。改变的不只是楼堂馆舍的更新换代,新建的校园美景,更是软实力的提升,师资的新老交替和力量的日益增强。

  恩师,为母校的繁荣发展和众学子的成才贡献了他们人生最美好时光的那些园丁,许多人功德圆满,离开了自己心爱的三尺讲台和教学岗位,退出了教书育人的历史舞台;他们大多都已步入老年的行列,腰板不再那么笔挺,脚步不再那么矫健,慈祥的笑靥代替了刚毅的面庞,和善的眼神代替了锐利的目光;谈笑间少了几分锐气,多了几分安详;他们大多已退居在家,含饴弄孙,安享晚年。

  缺憾,分别二十载,自然流转,人事消磨。在欢聚之际,除个别同窗或因路途遥远或因工作要事缠身未能赴约而感遗憾外,更有一位同窗、几位恩师因病魔作祟而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转入天国的轮回之途。忆起此情此景,正合了王维的那句“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令人感怀。虽然所处的情景不大相同,但思念好友亲朋的心情并无二致。当然,这也是历史的必然。时光荏苒,白云悠悠,岁月流逝,新老交替,历史的脚步无人可挡。所以,大家才更珍惜这难得的相聚。正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相约,十年后再聚首!

  期盼,岁月流淌,时光飞逝,不经意间,2013的站点已展现在时间列车的窗外。二十年间,万事变迁,新旧更迭,窗外的景色年年岁岁花相似,但却岁岁年年人不同。新生的一代已经长大,走上自己的人生旅途,走向与父母辈们相同而又不同的人生征程。我们,曾经朝气勃发、壮志满怀的那群青年,都已过了知天命的岁月。有的旅居国外,有的远在海角天涯;有的在行政岗位上勤勉尽责,有的在教学园地里辛勤耕耘;有的已经退休,有的已到二线,但更多的还在为社会尽职尽责地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遗憾的是,又有一位同窗永远地离开了这滚滚红尘,永别了怀念他的亲朋好友!恩师不少“昔人已乘黄鹤去”,留存在世的大多也到了耄耋之年,百病缠身,被无情的岁月侵蚀得失却了往日的风采。有道是有情总被无情伤!因此,每次西安及周边的同窗们小聚,总会有人念起那些远在他乡、久未谋面的老同学,问起老师们的近况……

  再也难全的这次全班老同学相聚,大家期待已久,早有谋划,只是各有公务在身,不敢懈怠。但被大家委以“重任”的“秘书处”的“领导们”,还是不辞辛苦,尽力而为,以期最大限度地给老友们一个满意的结果,既不影响在职各位的工作,又能让大家愉快地欢聚一堂。正如大家调侃的那样:见一次少一面。

  岁月无情,人生苦短。“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这次相聚之后,再过十年、二十年……不敢、不愿、也不必无谓地去想象那些不可预知的未来。过好每分每秒,做好手头的每一件事情,珍惜身边的每一位有缘之人,把握好每一次的欢聚时刻,使每一个平凡而又绚丽的生命在走向终极、融入天地之时少一些遗憾……

  韩慧玲:女,1957年3月出生。1979年9月至1983年7月在西农农经系学习,1983年8月至2012年3月在西安市委党校工作,2012年4月退休。


责任编辑:杨耀荣
网络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