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专题:代表委员热议防沙治沙:“区域病”须“系统治”

来源:中国新闻网 | 作者: | 发布日期:2013-03-10 | 阅读次数:

  沙尘为何治不住?

  境内外沙尘源多,空气条件不稳定

  “有人抱怨国家投了这么多钱用于林业生态建设,这沙尘怎么治不住。您怎么看?”

  浙江省林业厅副厅长吴鸿委员说,我国有120多万平方公里还不能治理的沙化土地,与我国毗邻且在上风向的蒙古、哈萨克斯坦有180多万平方公里荒漠化土地。“这么多境内外沙尘源,遇上强风和不稳定的空气条件,消除沙尘暴几乎不可能。这些年我国北方沙尘暴发生次数偏少、强度偏弱的趋势很明显,这说明这些年的防沙治沙、林业生态建设成效不错。”

  8号下午政协农业界小组讨论会,政协委员们也在讨论防沙治沙、林业生态建设。“大力发展城市森林建设,让森林走进城市,让城市拥抱森林”,“防沙固沙,说到底还是要进一步加强林业生态建设,森林是天然的氧吧、天然的吸尘器”……国际竹藤组织董事会联合主席江泽慧委员、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唐明委员等纷纷建言献策。

  “防沙治沙,改善环境,关键还是要靠林业。林业既能间接减排,又能减少污染,美化环境,确实应该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全国绿化委员会副主任贾治邦委员建议,随着国家财政实力的增强,应逐步加大对林业生态建设资金和科技的投入力度,继续深化改革。

  怎样减轻京津风沙危害?

  扩大生态保护工程治理范围,让全社会参与

  今天北京的风沙这么大,是不是意味着从2000年开始的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没有见效呢?有代表问。

  “当然不是,过去朔州孩子们上学路上都要戴自制的风镜,就是用布条裹着玻璃镜片,怕风沙进眼,如今在朔州哪还能看到戴风镜的?”来自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重点实施地区的山西省朔州市市长李正印代表说。

  他介绍,山西京津风沙源治理一期工程已经基本完成,共完成约1500万亩风沙地的治理。仅朔州,就已经集中建设起一批百万亩人工林基地。

  “要进一步减轻京津地区的风沙危害,必须继续实施京津风沙源治理等生态保护工程,并扩大治理范围。”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发改委主任梁铁城表示。内蒙古共有31个旗县区纳入到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治理范围,工程区总面积36.9万平方公里,占全国京津风沙源工程区总面积的80.6%。

  “为给首都打造绿色屏障,河北省与所属各市签订植树造林责任状,列入省考核指标。”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林业厅副厅长葛会波说,但是目前工作也遇到一些困难。一是植树造林成本提高,但政府投入没变,等于投入相对下降。二是缺乏技术支撑。原来条件好的地方都已植完林了,现在条件不佳的地方种树,如何提高成活率,对技术提出更高的要求。

  “环境问题,绝不仅仅是环保、林业部门的事情,我们当地的国有企业也有责任。”大同煤矿集团董事长张有喜代表说。

  “环境治理也绝不仅仅是当地、某个行业的事情,全社会都应当参与进来,各行各业都有义务作出自己的贡献。”太原铁路局局长杨绍清代表说。

  沙尘天怎样对待“空气病”?

  沙尘对人体有害,需区域协调系统治理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院士针对“造成雾霾天的PM2.5对人体有害,但沙尘暴对人体健康影响不大”的说法接受了采访。

  “沙尘天对人体同样有害。”他介绍说,沙尘暴主要是大颗粒,对上呼吸道造成影响,也会危害鼻咽和眼睛。但与雾霾不一样,大颗粒不会进入人的肺部。因此,尽管同样有害,但危害程度还是不一样,雾霾危害应该更大。

  对于高污染天气的屡屡复发,让多地市民苦不堪言。在北京生活近20年的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态学研究所所长张大勇代表,也在承受着这个城市的空气病。但是,他认为这不是以单个城市一己之力就可以力挽狂澜的问题,“我看过一组数据,北京对于本地不良天气的影响只有30%—40%。”

  “河北燃煤有1.7亿吨,天津有7000多万吨,北京再减、再压,身在锅炉圈中,也难免不受影响。”张大勇代表认为,空气污染不是个体病,而是区域病,需要系统治疗、头脚并医。

  “区域协调的理念很好,但是却不好协调。”张大勇代表说,每个地方都有自己发展的目标,不太容易让一方为另一方牺牲。“所以,生态补偿机制的建立是破局的关键。”

 


编辑:     终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