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焦点

百岁老党员的非凡人生

——记离休干部、原西北林学院副院长毛绳绪教授

大学毕业照_副本.jpg
大学毕业照

他是西农 1947年 “六二”大罢课和护校运动的亲历者;

他是1949年入党的地下党员;

他是我校原西北农学院副院长,西北林学院创始人之一、西北林学院副院长、党委副书记毛绳绪教授。

2021年10月20日,毛绳绪教授迎来了期颐寿庆。作为学校历史的亲历者,从青丝到白头,他在西农生活了81年,“学于斯、长于斯、成于斯”,为祖国林业教育事业无私奉献,虽历尽磨难,却始终无怨无悔:“我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母校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李兴旺书记向毛绳绪教授颁发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并与他交谈_副本.jpg
李兴旺书记向毛绳绪教授颁发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并与他交谈

一辈子学林无悔

1940年,18岁的毛绳绪老师成为西北农林专科学校附高高中部的一名学生。1944年参加高考同时被西安医学专科学校和国立西北农学院森林系录取,面对父亲“森林不就是挖坑种树?无非将来能给我挣付棺材”的强烈反对,他最终选择了森林系,缘由是“慕名森林系有4位名教授,即俗称四大金刚的齐敬鑫、周桢、贾成章和王正。”

1948年,毛绳绪老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留校任教,1950年,他参加了西北大区农林部林业处组织的秦岭北坡森林普查工作,并担任第二分队副队长。当时生活条件很艰苦,大家自背行李,每人一条五尺长油布,下雨当伞,晚上铺在地上隔潮,住在农民家里或庙里,自带炊具,自己开伙,一周供应草鞋一双。在几位年长林业工作者的指导下,毛绳绪老师借助五万分之一比例尺、手持罗盘仪、海拔仪等简陋仪器,完成了森林面积、林木蓄积量普查工作,更重要的是“学会了森林外业调查的基本知识,如何跑林子,如何在林区生活,衣、食、住、行等要注意些什么”,这为他今后从事森林经营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此后,毛绳绪老师先后赴东北林学院进修和苏联留学攻读学位,1959年获苏联莫斯科林业技术学院副博士学位,回国后组织上要留他在北京工作,“我是西农派出的,那里很缺教师,而且西北也是我国林业亟待发展之地,所以我必须回去。”就这样,毛绳绪老师回到母校,满腔热情投身于教学,先后从事“测量学”“森林经理学”“测树学”等教学和研究工作。

给学生作报告_副本.jpg
给学生作报告

“做一名林业教师必须要做好三件事,一是要有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广泛的专业实践技能 。夏、秋两季要多跑山、了解森林,春冬季节多读书、多看资料,丰富专业知识。要多听名师讲课,吸取他们讲课的特点、授课方法和内容。二要下功夫学习外语。三要有不怕吃苦的精神。”20世纪50年代,辛树帜校长与担任助教的毛绳绪先生的这一席话成为他一生的座右铭。

几十年来,毛绳绪教授亲眼所见我国东北、苏联大片原始森林给人类带来的幸福;小兴安岭、秦岭森林惨遭破坏带来的水土流失和气候恶化;尤其是黄土高原因为缺乏森林,风沙弥漫,人民生活极度贫困的场景,让他深刻认识到林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发自内心地热爱林业:为自己“几十年从事林业教育工作为国家培养出不少人才深感欣慰,感到一辈子学林无悔。”

迎难而上筹办西北林学院

为解决林业技术人才短缺,加速专业干部的培养,1979年,国务院决定在西北农学院林学系的基础上,成立林业部直属高校——西北林学院。

决定筹办西北林学院之初,有关领导层却出现了反对的声音。怀抱为西北培养更多更好林业人才的强烈愿望,作为西北林学院筹备小组成员,毛绳绪教授和同事们顶住多方压力,克服重重阻力,多次自己垫付差旅费赴北京、西安,向中央和陕西省委陈述在西北地区建立林学院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在林业部和陕西省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1979年10月20日,西北林学院正式成立,地址就在原西农二道塬的试验场站。

新学校虽然成立了,然而缺少图书、仪器、设备,缺少教师、干部,尤其缺基础课教师。面对360亩空荡荡的土地,如何一边建校,一边教学,成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棘手难题。筹备小组紧紧依靠群众,精心策划,筹建工作稳步推进,特别是林学院师生高昂的工作热情和迎难而上的工作态度让毛绳绪教授至今难以忘怀:“建院初期调入的教师、干部和工人,虽然暂住在西农二站、林业站破旧的房屋里,还要自己动手搭建简易灶房,但大家常年风里来雨里去,东奔西跑,却从无怨言,一心扑在学院建设上。”

作为主管基建、人事、后勤的毛绳绪教授,当时深感责任重大,“‘赤手空拳’开荒办学,唯有兢兢业业,才能不辱使命”。那时他住在西农,每天要到五里之外的新校址办公,没有交通工具,年届六旬的他每日步行三四公里上下班,一天4趟,最多的时候一天往返6趟。


毛绳绪(左一)与西北林学院筹委会领导小组成员研究工作

要办好这所新型的林业大学,构建一支高水平的师资队伍是关键。抱着“培养知识基础厚实、根柢之学扎实的人才离不开基础课和外语教学”的理念,毛绳绪教授与同事们四海招贤。当时学校没有交通工具,他们赶火车、挤公交,奔波于西安等地的高校、科研院所,招聘人才,他们“三顾茅庐”,用真心打动,终于将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在云南陆良中学任教的高中名师李炽等一批优秀人才调入西北林学院。

从老校长辛树帜、康迪多年的言传身教中,毛绳绪教授学到了办学的宝贵经验并应用于西北林学院办学实践:“大学教育阶段必须完成两方面的任务,一是培养学生如何做人,做一个正直的人,热爱祖国、热爱党,热爱自己所学专业;二是培养学生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为社会做事的能力,二者相辅相成,不可偏废。

“培养学生就是为党培养储备干部”,在抓好师资队伍建设的基础上,毛绳绪教授对学生关怀更是切中肯綮。他借鉴苏联大学校舍优点,提出给学生宿舍加装暖气,在他与同事们的多方努力下,终于说服了林业部和陕西省有关部门,建成有暖气、有壁柜、有书桌的学生宿舍,成为当时陕西高校的唯一。

兢兢业业为党做事

“是党组织的培养教育让我走上革命道路,所以一辈子跟党走就成为我终生的信念”,这是百岁毛绳绪教授对中国共产党发自内心最深厚的情感。

“从我跨进西农校门,就与地下党员梁得柱、熊运章、张富民、白延珍、牟富生等相识,并在党组织培养教育下走上革命道路。”1947—1948年,毛绳绪老师先后参加了“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西农学生举行的“六二”大罢课运动,参加了策反国民党组织的“反苏大游行”和反对国民党把西农迁入四川的护校运动。同时完成了地下党交给他的多项任务,掩护地下党员南新光(中国人民银行首任行长南汉宸的儿子)和王维祺(陕西工业大学首任党委书记)等在自己宿舍借住。南新光离开时,毛绳绪把自己仅有的一件大衣送给了他。

受党组织委派,毛绳绪还参与动员、说服老同学姚德祥、原文坤在解放前夕积极参与保护西安大华纱厂、广仁医院活动,并加入党组织。

在为党的工作中,毛绳绪老师觉悟不断提高,逐步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1948年,他被批准加入共青团,1949年6月1日被批准转为中共预备党员。

“要做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我认为这是做人的最高境界。”党龄72年的毛绳绪教授一生实事求是,从不以权谋私,堪称典范。在原西农任教期间,学校晋升工资,认定给毛绳绪老师一个指标,但他却让给了别的同志,“好处让给别人,自己吃点亏好像才问心安然。”西北林学院建院初期,作为林学院领导成员,他和大家一起参加夏收,中午用一条麻袋作“床垫”,屋檐下躺一会下午继续干。他的学生刘万堂回忆说:“遇有出国考察、晋升职级,毛老师主动把别人让在前,为学校办事请人吃饭,也要自己掏钱。“

毛绳绪教授一生为人宽厚,宁静淡泊。文革中,遭受两次冲击的他顶住压力,理直气壮仍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观点,因为他“从不想做官,为学生教好书,才是我的心愿。”

与妻子原碧霞一起包饺子_副本.jpg
与妻子原碧霞一起包饺子

穿越一个世纪,见证了历史沧桑的毛绳绪教授,依然精神饱满,充实乐观。坚持每天看书看报,用来摘抄新闻热点的笔记本积累了厚厚四大本。90多岁时仍然按时过组织生活,按时交纳党费。

今年七一前夕,当校党委书记李兴旺同志为毛绳绪教授佩戴在党五十年纪念章时,他热泪盈眶、激动万分:“回想一生跟着党献身祖国教育事业,虽默默无闻,贡献甚微,但一直为自己的信仰努力工作,虽然我已近百岁,作为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我永远不会忘记。”


编辑:张晴

终审:徐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