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委员 共品茶里乾坤

来源:人民网 | 作者:纪娟丽 李寅峰 徐金玉 | 发布日期:2013-03-08 | 阅读次数:

  用心喝茶,茶就是一位故友,熨帖于心;不会喝茶,茶便是一位路人,去留无意。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有这样一些人,他们爱茶,用灵魂与茶对话,无意间,茶带给他们新的体悟,丰富着他们的人生;他们醉心研究茶,并为之倾注了大量心血,细微处,茶牵动着他们最敏感的神经。茶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走近他们,共品茶里乾坤。

  于培顺:口中无茶心中有茶

  因为肠胃不好,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成员、理事会常务理事于培顺基本不喝茶,但他谈起茶这一健康饮料,却丝毫不吝啬言语。

  “茶是我国传统饮料,拥有悠久的历史,丰厚的文化,还拥有广泛的消费人群。你看,无论是政要名人,还是黎民百姓,都有茶的钟爱者和追随者。”由于工作需要,近几年,于培顺经常参加各种博览会、展销会,而每年热闹的茶博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培顺说,首先是各地政府越来越重视茶叶经济的发展,很多有地域和资源优势的茶区,当地政府都将茶作为重要的经济作物予以重视,支持的力度非常大。其次是茶叶品种越来越多,等级划分也越来越细,能满足各种享受者的需要。“原来只知道那几种叫得响的名茶,现在各种茶类百花齐放。”于培顺说,“我近些年才知道,不仅南方有好茶,北方像山东的茶也很不错。”回想起十多年前去湖北一茶区的调研,于培顺感慨万千,“不可同日而语了,这十多年,中国茶产业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另外,身边的爱茶人越来越多,也让于培顺看到了茶的巨大吸引力。有一次,经朋友介绍,他找到一位中医看胃病,结果这位中医给他讲了一通茶。原来,因为是朋友介绍去的,见了面之后,大夫先请他喝茶。“我肠胃不好,不能喝茶。”于培顺婉拒。“没关系的,你可以挑选茶的种类。比如你可以喝点全发酵的红茶,不仅不会刺激肠胃,还可以养胃呢。”大夫说。聊天中,大夫一开始说茶就滔滔不绝,包括中国茶的分类,不同品种的茶都有哪些各自的特点等等不一而足。“真没想到,他一个非专业人士,这么爱茶,这么下功夫研究茶。”于培顺说,现在,他身边的朋友中,爱茶人不在少数,其中有一些就是这样的发烧友。

  口中无茶,心中有茶。如今,看到茶市的如此繁荣,看到街头林立的茶馆茶社茶叶店,看到中国茶拥有如此好的发展势头,于培顺比喝到一杯香茶更加满足。

  周国富:向茶问道

  每次听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会长周国富讲茶,都感触颇深。最大的感动,不是来自茶本身,而是他对茶文化的解读。他曾经说,茶道的精神事实上体现的是一个“和”字,这个“和”就是和谐社会的“和”字,是儒释道等各种传统文化的共同点,这段讲述中,茶文化与和谐社会相融。他曾经说,客来敬茶,无论富贵贫贱,讲究的是一种平等、兼容;通过茶这种载体,大家心平气和地交流,体现的又是协商;茶文化作为传统文化代表,随着社会发展,必须创新发展,政协工作也是如此。这段讲述中,茶文化与政协文化相通。

  这几年,周国富一直致力于推动茶文化的“四进”,即“进机关、进企业、进学校、进社区”,具体来说,就是在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大中小学校全面推广“课(工)间茶”制度。

  推广有过程,自然会有故事。

  “浙江省委组织部的同志曾经让我去讲讲茶,我先是谈了谈茶的基本知识,组织部部长问我,能不能谈谈茶文化与组织工作的关系。我就即兴谈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周国富说,“先讲年轻干部的培养吧。茶叶是在最美的嫩芽时刻离开生命的母体,历经杀青、发酵等过程,千锤百炼制成茶,是为悲壮之美。这犹如一个年轻干部,从进入工作岗位,需要经过层层磨砺,才能成熟担当重任。茶叶冲泡,需要有遇清新之水,是为相知之美。这犹如年轻干部下基层锻炼,要融入群众中,得到群众的认可、推举,才能有所提拔。茶水泡好后,把精华无私奉献给人类,是为大气之美。这犹如年轻干部,能够成就事业,要立志将一生的才华奉献给人民群众。”

  “下面是关于年轻干部的选拔和使用。”周国富说,“首先是选拔。茶根据发酵方式、程度的不一致,分为红、绿、黑、黄、白、青六大茶类,每种茶类,有不同的人群喜欢、适合。年轻干部也是一样,经历不同、特长不同甚至是性格不同,适应的岗位和职务也不同。选拔中,应该重视干部的多样化,不能千人一面。再说干部的使用。茶很少有一棵树单独生长,都是密密麻麻集中在茶园,相互汲取营养。干部的使用中,也要互相支持、团结友爱,才能取长补短、做出成绩。”

  说到这里,周国富笑了,他说现在,茶文化的走进机关活动,已经推广到浙江省政协机关、省委组织部、省委统战部、浙江日报社等单位。浙江省委组织部工间已经有固定的茶歇。

  所谓茶“进机关、进企业、进学校、进社区”,在周国富眼里,最根本的目的,还是推动“茶为国饮”,引导广大机关干部、企业员工、在校学生和基层群众会懂茶、会泡茶、会品茶,喝出健康、喝出品质、喝出文化。让更多民众在亲历亲为中感受茶之道、茶之韵、茶之美、茶之礼、茶之德。换个角度来说,就是在茶的故乡中国“振兴茶产业、复兴茶文化”。

  何一心:大红袍的美丽“陷阱”

  眼前这杯大红袍,香气馥郁,滋味甘醇,非一言一语能描述其中之妙。而这大红袍的主人,全国政协委员、武夷星茶叶有限公司董事长何一心,其投身大红袍十余年,不仅复兴了名茶大红袍,更探索了一条茶叶现代化之路。与茶的个中故事,用他自己的话说,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从走进武夷山时对茶的一无所知,到如今深谙大红袍的历史文化,心系中国茶产业的发展;从涉足大红袍时被当地茶农排挤,到现在与他们并肩作战。这十多年与茶为伴的时光,何一心成功演绎了一支茶之变奏曲。

  与大红袍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发生在1997年。那一年,由于经济形势欠佳,何一心遭遇了生意上的低潮,内心失落的他来到武夷山度假。“谁知,一不小心就掉进了一个美丽陷阱。”何一心口中的这个美丽陷阱,正是大红袍。武夷山的好山好水吸引着他,大红袍的历史文化感染着他,但大红袍落后的生产方式却超出了他的想象。“大多是小作坊,一家人吃住在那里,茶叶生产也在那里。这边是厨房厕所,那边就在做茶。”这种情景让何一心感觉到大红袍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随着社会的发展,茶虽然历史悠久,但很快会变成朝阳产业,也将永远是朝阳产业。”商业嗅觉敏感的何一心坚定这一想法之后,便去全国各地的茶区调研,走了一圈之后,他又一次回到了武夷山。“我感觉这里将是我施展空间的地方。”

  从踏足茶行之时,何一心就坚定了两个基本原则,一是要走科技化之路,提升茶叶品质;二是要真正带动茶农致富,依靠茶农,与茶农形成发展共同体。然而,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说起与当地茶农的相处,何一心总结了四个阶段——排挤、嫉妒、接受到并肩作战。起初,何一心的“美丽梦想”,茶农并不买账。看着何一心大手笔地投入,建厂房,收购国有茶厂,当地茶农一副排挤的姿态。后来,看到武夷星快速发展,挣钱赢利,茶农开始嫉妒,他们不解:“我们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挣不到钱,为什么你来了几年就挣钱了?”于是,他趁机请农民到公司参观,给农民讲企业利润增长点就是有机无公害,为了吸引他们参加,甚至中午请他们吃饭。他又聘请从武夷山走出去的大学生到企业发展,让这些大学生给茶农讲道理。当然,最重要的一条,他改写了收购武夷茶“打白条”的方式,公司经过确认收购的茶样在7天之内全部付现金给茶农。得到实惠便是硬道理,很快,武夷星迎来了被茶农接受并与其并肩作战的阶段,这也促进了武夷星更快的发展,并带动整个武夷岩茶的提升。2001年,武夷岩茶的税收不足百万元,而到2011年,税收已超3000万元。

  演绎这曲完美的茶之变奏后,何一心与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在我涉足的这些产业中,唯有茶,带给我一种精神,一种民族自豪感,这是利润带不来的。”何一心说。

  赖钟雄:茶叶生产那点事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茶叶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之一,在国际茶叶贸易中占有重要地位。全国政协委员、福建农林大学园艺学院副院长赖钟雄认为,目前我国茶叶生产上的主要问题,特别是在技术层面上,是茶叶质量安全问题和茶叶产品的质量标准化问题。

  首先是茶叶的质量安全问题,包括农药残留、铅等重金属污染和有害微生物污染等问题。赖忠雄认为,要控制这些影响茶叶的质量安全问题的影响因素,需要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严格遵守和执行茶叶生产和各项农业标准和技术规程;各级部门加强对农药使用的管理,杜绝使用违禁农药;研发与推广绿色、无公害生产技术;健全各种监督机制,对茶叶的种植、采收以及加工过程进行系统的监督、检测,建立茶叶质量安全追溯体系。要特别重视违规使用农药、茶园土壤和大气污染以及加工过程污染等引起的质量安全问题。茶叶中的农药残留在十年中有很明显的降低,但最近几年来在原水平徘徊。农药的种类近几年有变化。水溶性农药种类明显增加,这对饮用者的安全有潜在危险。

  其次是茶叶产品的质量标准化问题,这是影响我们茶叶走向国际化的重要因素。赖忠雄说,茶叶产品质量的不一致,无法达到相对稳定的质量标准,在茶叶销售和贸易中形成障碍,影响我国茶叶的大规模进入国际市场。茶叶从品种、生产、加工到成品,很多环节影响品质。因此,要实现茶叶产品的质量标准化,首先要完善茶叶标准化技术,提高产品质量的一致性和稳定性;其次,要制订并遵守茶叶产品质量标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措施,就是要实行规模经营。茶农各自独立的经营方式,不容易控制品质,很难实现茶叶质量的标准化。只有实行规模经营,才能解决统一生产、加工管理、配送,达到品质稳定。所以,茶叶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等不同程度组织化的规模经营,是提高茶叶质量标准的有效途径。

  赖忠雄表示,除了解决茶叶质量安全和标准化问题之外,中国茶产业存在的一个关键问题是缺乏强势品牌。不过,目前已经有一些茶企业在做了。当然,解决茶叶质量安全和标准化问题,是打造茶叶强势品牌的前提。因此,加大茶产业的基础设施和科技投入,改善茶叶生产加工条件和提升科技含量,是解决茶叶质量安全和标准化问题的关键。

  霍学喜:想对茶叶经济说三句话

  听说要谈茶,全国政协委员、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霍学喜微笑应允,“因为有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的项目,我已带着学生研究了五六年中国的茶经济了,正有些话想说。”

  关于近几年茶叶经济的特点,霍学喜总结有三大成绩:一是茶叶产量持续增长,2011年,我国茶叶总产量达到162万吨,茶叶农业总产值接近729亿元,2012年我国茶叶产量突破170万吨,再创新高。二是近年来,我国的茶叶出口呈U形回升。霍学喜解释说,“曾经,由于遭遇茶叶出口绿色壁垒,导致我国茶叶出口受限,茶叶出口一度遭遇沉重打击。此后几年,主管部门和茶叶企业积极采取措施,逐步适应欧盟标准要求,茶叶出口开始止跌回升。”三是国内茶叶目标市场逐步细化,中高端市场成熟特别快。“从经济学的角度,目标市场的细分程度,是判断市场是否成熟的标志,茶叶目标市场的细分比其他农产品要发达,这说明茶叶市场逐渐走向成熟。”

  有喜也有忧。霍学喜认为,在茶叶经济呈现较好趋势的同时,目前,茶叶经济也面临着三个突出问题。一是要进一步加强茶叶生态建设,提升质量标准。“我们常说的国家标准是公共管理的概念,对企业经营并无价值。对企业来说,真正有商业价值的是行业标准,近几年,我国用于茶叶种植方面的农药技术取得了快速发展。因此,企业要真正严格要求,提升标准,增强竞争力。”

  二是茶叶市场还有待完善,突出表现是中高端市场存在过度竞争的现象。霍学喜说,其标志之一就是过度包装现象的普遍存在。“这其实是茶叶企业对自身产品质量标准和品牌影响力不自信的表现。你看那些奢侈品牌,其包装大多只是一个纸袋,产品质量才是根本。”霍学喜说,“这其实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我国茶叶品牌效应弱的难题。”

  三是茶叶生产机械化速度太慢,制约了茶经济发展。“目前,我国茶叶生产机械化与国外差距很大,而茶叶是劳动密集型产品,不解决茶叶机械化的问题,将极大制约茶经济发展。”霍学喜表示,茶叶机械的广泛应用,不仅能有效降低茶叶生产过程中的劳动强度,提高生产效率,还能确保茶叶品质,更是茶叶标准化的必由之路。然而,茶叶机械化是一个复杂的技术难题,要求专业化、智能化,因此,要不断加强技术创新,加快茶叶生产机械化的步伐。

  夏涛:

  让百姓喝到好茶

  在国内各大茶叶产区,经常可以看到全国政协常委、安徽省政协副主席、安徽农业大学副校长夏涛繁忙调研的身影,而这几年茶叶市场的变化他都细心关注,看在眼里。

  “主要产茶省在这两年的变化较大,整个行业都在向基地生态化、企业组织化的方向发展,基础稳固了,就能进入良性循环。”夏涛说,现在很多企业已经开始建立起标准园、生态茶园,对茶叶有机、安全、无公害的重视比重越来越大。

  “企业组织化、规模化、集约化的水平也在不断提升。过去千家万户生产茶、千家万户跑市场,对茶叶生产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态势。这些茶叶农户,或是一些小型加工厂,规模小,生产品质控制以及安全性保障都很困难。通过合作组织,例如茶农合作组织以及企业加农户形式形成以后,企业组织化程度增高,茶产量不断上升,品质也更有保障。”夏涛说。

  同时,他欣喜地发现,企业在市场方面也更加注重品牌观念,不断推出各类品牌产品。一些过去无人问津的区域性产品也开始树立品牌,开拓市场。“例如规模较小的黄茶茶类,人们

  对它的认知度并不高,

  现在也在一步步发展壮大。而品牌的树立,一方面能使茶叶产品日趋多样化,另外也能够让消费者认好茶、吃好茶、认品牌,消费者的忠诚度和安全意识的增强,能促进产销两旺的态势以及整个茶叶市场的发展。”

  而目前很多企业投入经费建立科研院所,日益注重科技问题的态度在夏涛看来也是个好现象。“企业需要尊重科学,静下心来把产品做实。现在很多茶叶企业开始做纯茶饮料,尽量减少添加剂,并在商标中明确用数字表明茶多酚的含量,这种用数字说话的方式也是一种很好的形式,可以让消费者看得明明白白。”

  同时,在欣欣向荣的茶叶市场方面依然有一些问题需要关注。“我国近几年茶叶产量和茶园面积增长速度过快,这需要引起重视。随着茶叶形势的好转,产能方面上升较快,但如果与之为配套的消费水平无法跟上,则势必会伤害茶农的积极性,对产业造成负面影响。”夏涛强调,我们应当加强对茶产业发展的正确认识,不能依靠扩大茶园面积来维持产量,而是应该在茶叶品质和单产方面下功夫。



网络编辑: